• <rp id="ume8o"></rp>
    1. 做國際組織公務員,需要什么才能?
      發布日期:2020-07-02 來源:國際司

      1988年,作為國家科委的司局級干部,經外交部和國家科委聯合推薦,我參加聯合國職員競聘獲得成功,到聯合國亞洲與太平洋經濟社會委員會擔任亞太地區遙感合作項目主任、首席技術顧問。沒想到,當年邁出的這一步,開啟了我隨后25年的國際組織公務員職業生涯。

      后來,輾轉不同機構,經歷了從技術官員到處長、副司長、司長、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助理總干事兼亞太地區代表(助理秘書長)等職務之變。最后,在2009年出任FAO副總干事,成為該組織成立63年來首位擔任該職的中國人,也是發展中國家第一個出任副總干事職務的官員。
      改革開放后,特別是近年來,中國在國際組織的職員數量逐年增加,涌現出一批口碑不錯的優秀專業職員和管理干部。隨著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我們需要更多優秀人才到國際組織任職,尤其是中高級官員,逐步形成一個有影響力的群體。為此,我們需要培養一大批具有家國情懷、敢于開拓進取、具有全球勝任力的人才,他們必須具有一定特質,包括突出的戰略眼光、領導才能,以及賦權他人、建立信任、績效管理、判斷與決策等管理才能。
      2011年6月28日,在意大利羅馬聯合國糧農組織總部,時任泰國農業部長提拉·翁 沙穆(右)代表泰國國王向時任聯合國糧農組織副總干事何昌垂授予一級泰王冠勛章
      施展影響的掣肘
      在國際組織里,中國人的勤奮努力、敬業精神、謙虛低調和遵紀守法等特質,給人以深刻印象。但由于歷史的、教育的原因以及國際經驗缺乏等,中國職員也存在一些明顯短板,影響了成就,甚至成為我們在國際舞臺施展影響的掣肘。在多年的職業生涯中,我對此深有體會。
      比如,一些人表現過于低調,這容易被誤認為缺乏領軍人物的國際視野、運籌能力和擔當勇氣。
      受習慣思維影響,面對錯綜復雜的發展環境,有的人缺乏大局觀,往往不是從戰略高度或頂層構架考慮,而是習慣于按部就班,避難就易。久而久之,失去了挑戰自我和脫穎而出的機會。特別是像聯合國這樣的國際組織,既可以是淋漓盡致地展示才干的平臺,也容易成為享受舒適安逸的所在,因人而異。
      不善溝通,吝于推銷自己的見解,是另一個常見的短板。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推銷自己有時會被視為自傲、狂妄。殊不知在國際組織里,主動溝通,與人分享自己的思想、觀點、文化理念,推動自己的政策主張,是一種價值追求。無數事例證明,一個名望高、績效好的國際職員,一定是一名優秀的推銷員。
      由于教育的目標不同,中國職員往往專注于自己的專業,但知識面較窄,難以承擔綜合性的任務。在日益復雜的國際生態中,國際組織面臨越來越多的綜合性問題,往往需要跨學科、交叉學科的知識與綜合技能。這方面能力的欠缺,使得一些官員難以適應新生態、應對新變化,從而無法發揮應有的作用。
      領導多元文化團隊是對國際組織高官的基本要求,也是一門藝術。
      可能是出于對國際組織激烈競爭的不適應和缺乏安全感,也可能是心理素質的訓練不足或語言障礙,來自中國的一些職員工作上喜歡單打獨斗,生活中傾向于中國人扎推,往往不敢主動面對、接手處理棘手和復雜問題。類似這樣的回避,等于主動放棄領導職責,很難得到認可與尊重。
      最大的短板還在于語言。缺乏對外語的駕馭能力,對國際組織游戲規則陌生,使來自中國的一些職員或官員很難快速融入多元文化平臺,并在短時間內打開局面。比如在主持會議或參加討論等場合,一些中國職員不善自由表達和即席發言,甚至無法履行總結會議的職責。所以,克服語言障礙,提高英文的聽說讀寫能力,是有效參與國際組織工作的最基本要求,無論級別高低,都同樣重要。
      以上短板,既源于過去的教育國際化程度不足,也由于多元文化環境中實際歷練的缺乏,以及存在的思想固化與文化不自信等問題。因此,打造國際化的團隊,注重培養中國職員的文化自信至關重要。
      巧用中國傳統文化的智慧
      經驗告訴我,每當我們能夠針對場景,結合中國的文化、歷史與典故進行分享,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我有一次主持高官會議,談到高管層需要認真聽取并尊重普通職員的意見時,借用“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來演繹國際組織需要的民本思想,在座官員贊嘆,古老中國的文化太生動、太深刻了!另一次,當談到管理層需要自我批評時,我講述了唐太宗“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這句名言的背景,同樣受到大家贊賞。
      再比如,在可持續發展研討會上,我提到《呂氏春秋》中的“竭澤而漁,豈不獲得?而來年無魚;焚藪而田,豈不獲得?而來年無獸”,說明中國先人早在2000多年前就有樸素的可持續發展理念。一位來自荷蘭的助理總干事很認真地對我說:“我們應該共同寫一本關于國際組織高層管理的書。你來搜集中國諺語與典故,我負責場景建構與案例分析!
      在組織聯合國“全球對抗饑餓百萬人簽名”時,我和同事們講了“農村包圍城市”、打一場“人民戰爭”的道理,改變了一位瑞典高官“注重城市、明星效應”的主張,迅速得到各地區負責人的推廣執行。在短短數月內,收獲了全球300多萬人的簽名支持。
      記得在非洲與亞洲地區組織“電視糧食安全項目”時,我秉持中國“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的古老哲理,主張以培訓與能力建設為主,如在幫助泰國北部殘疾人時,我主張教他們種蘑菇,使其能夠自食其力,該主張得到了廣泛支持。
      聯合國糧農組織總干事在為我舉辦的退休告別會上說:“毫無疑問,因您的退休,我們將失去聆聽您的睿智——中國的諺語和智慧的機會!敝袊幕攘o窮、智慧無限。其實,每個人都可以做傳播中國文化的使者。如果我們在聯合國組織的官員都能真正建立文化自信,自覺而自然地加以運用,中國文化在國際組織中必能產生巨大的穿透力和深層的影響力。
      國際組織是個大學校
      聯合國機構為我提供了一個長達25年的獨一無二的國際化平臺;國家的改革開放與發展進步,則為我個人的發展筑起了堅實的后盾。
      在這樣的基礎上,我參與創辦了亞洲與太平洋地區空間技術與應用政府間三級合作機制,至今還在良性運行;舉辦了首屆聯合國亞太地區空間應用部長會議(中國北京),通過了第一部空間應用發展戰略和空間合作的北京宣言;領導制定了聯合國糧農組織60多年來第一部亞太地區農業與糧食安全的戰略框架……
      一路走來,當然并非總是萬里晴空、一帆風順。收獲伴隨著播種,經驗包含著教訓。
      我經歷過主持國際會議時誤把“break up”說成“break down”而引起全場哄笑的尷尬;體驗過在亞洲禽流感專場受訪、全球實況直播時數秒鐘大腦空白的時刻;遇到過剛入職時為聯合國副秘書長起草的講話稿被多次退回的窘境;也曾因地區遙感科技合作項目選擇中國為示范點的決策而遭受攻擊;為推薦糧農組織最高糧食安全獎而被成員國主管部門官員誤解與責難;為制定地區糧食安全戰略卻得不到糧農組織總部支持而困惑;為主持海地大地震緊急救援機構間協調工作遭遇困難而苦惱……
      無論如何,成功的要訣仍在于,面對困境與責難,面對事關政策決策、主要措施與重大行動的重要關頭,你需要秉承聯合國專業、正直、尊重多元的核心價值觀;你需要樹立不畏風險、不計得失、大膽改革和引領創新的精神;你應該堅持服務導向、需求驅動和面向成果原則。
      國際組織是個大學校,總會遇到各種危機與挑戰,但在參與或領導解決每一個具體問題中,只有堅持抓鐵有痕,才能有所收獲,不斷往自己解決問題的工具箱增加“小妙招、新方案”;做到踏地有聲,才能不斷充實自己管理多元文化團隊的經驗;集腋成裘,在不知不覺中逐步豐富自己的人生閱歷。這應了馬克思的那句話——實踐出真知,也應了中國的一句老話——學無止境。
      大變局下破壁前行
      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參與全球治理邁出了第一步,但走向全球治理舞臺中心的歷程才剛剛開啟。
      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一場新冠肺炎疫情,更是讓全世界措手不及。一些國際政客借機造謠、甩鍋、搞污名化。在這些政客的操縱下,自然病毒變異出“政治病毒”,給全球外交、經貿、社會及安全帶來沖擊,也給中國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參與全球治理,帶來新的危機和前所未有的挑戰。
      我們該如何應對這場新危機與挑戰?目前看來,既需要有前瞻的定力,也需要清晰的戰略,特別是新型的國際化人才戰略。
      為應對未來的國際競爭,中國需要大批具有全球勝任力的人才,一代代有底線思維的人才。他們需要在新的歷史坐標上,尋求自己的責任擔當,價值使命;他們將在新的歷史坐標上,與時代對話、與世界互動。
      人才資源始終是第一資源。中國既要為民族復興育才,也要為世界和平與發展賦能。但目前,中國比任何時候都缺乏國際化人才。如何學會在變幻莫測的國際格局中,塑造好中國的國際形象?如何把握時代賦予的機會,講好中國故事,溝通民心民意?這些都是擺在新一代有志于從事國際組織工作的人士面前的時代之問。
      原外交官傅瑩最近在一次演講中提到,她在年初舉行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上,面對龐大的、高級別的美國代表團(包括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國務卿蓬佩奧等)的上躥下跳、四處游說,深感我們國際化隊伍的單薄,特別是高層人才的奇缺。這使她感到有點“孤單”。
      我對此感同身受。我們要想在全球治理各種平臺上真正強起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懂得如何利用好國際平臺,既毫不動搖地堅持原則立場,旗幟鮮明,又善于用人家聽得懂、聽得進去的話,講清中國立場、講好中國故事,這樣的人才太少了。至于在林林總總的國際組織中任職,僅從“有限參與”到“積極參與”,再到“有意義參與”的轉型,我們也還需付出巨大努力。
      以聯合國為例,中國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國會費繳納比例為12.01%,但在聯合國3.7萬職員中,中國只占1.4%左右,而且是長期低編、低職。這與大國地位完全不相符。從更大范圍看,全世界有6萬多個國際組織,其中活躍的3000個,與中國保持較緊密合作的有300多個,情形也基本類似。我們在國際組織要有目標,有更多的人“進得去,做得好,留得下,上得去,有聲音,有影響”。這個使命任重道遠,恒心與意志不可或缺。
      此外,其他雙邊、多邊組織以及大量的國際非政府組織,大批的政府部門,國企民企的涉外商務事務等,也都需要大量懂得國際規則、通曉所在國法律與文化的人才。隨著中國的快速發展與擴大開放,對此類人才的需要將是十萬、百萬的數量級,而且要求“高質量”供給與可持續性。
      當前存在的一個主要問題是,高水平人才短缺,使我們難以在外交場合與各國代表平起平坐、“華山論劍”,難以在國際治理舞臺與人家“同臺論道”,實現優雅的“傅瑩懟”,斗智斗勇但不斗氣。這是我們急需補齊的短板。
      今后數十年全球治理舞臺話語權的競爭,勝負取決于全球勝任人才的數量與質量。新的全球治理人才,除具有愛國情懷、熟悉國家的方針政策外,還必須了解世界格局,了解今后二三十年世界發展及國際組織的變化趨勢。他們應該是具有科技能力和互聯網思維的一代新人,還應該具有善于學習、終身學習的能力,使自己能成為專一行、通多行的T型人才、π型人才。
      (作者何昌垂系數字中國研究院(福建)執行院長、聯合國糧農組織原副總干事、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
      (來源 《環球》雜志)
      【關閉窗口】
      主辦單位: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
      京ICP備09079694號 京公網安備110401200230
      網站標識碼bm15000008                                    
      全彩18禁裸乳真人漫画无遮挡,日本十八禁黄无遮挡禁漫画免费,午夜福利无遮挡十八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