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ume8o"></rp>
    1. 為什么在國際組織中任職的中國人不多?
      發布日期:2020-07-02 來源:國際司

      在一些重要國際組織擔任負責人或中高層職位的中國人越來越多。目前在聯合國15個專門機構中,有4個專門機構的領導人是中國人——聯合國糧農組織總干事屈冬玉、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總干事李勇、國際民航組織秘書長柳芳、國際電信聯盟秘書長趙厚麟。中國成為出任聯合國專門機構領導人最多的國家。

      但同時,根據中國對聯合國的會費貢獻(會費分攤比例為12.01%,僅次于美國的22%)和地域分配原則,聯合國系統中的中國籍國際職員實際比例遠低于其應占比例,高級職位數量也偏少,代表性嚴重不足。這對中國積極推進全球治理體系變革,提升在全球治理中的影響力、話語權和規則制定權,恐形成越來越大的制約。
      這是2019年10月14日拍攝的位于紐約的聯合國總部。
      三大制約瓶頸
      根據2019年4月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的報告,截至2018年年底,聯合國秘書處專業及以上職類,中國籍職員的數量適當范圍是169~229人,實際職員只有89人,離低限差80人;印度的數量適當范圍是46~62人,實際職員62人,達到其高限;英國的數量適當范圍是83~112人,實際職員123人,超過其高限。
      在秘書處D-1以上的高級別職員中,美國有42位,英國有21位,德國有16位,中國有13位,印度有12位。
      聯合國系統內中國籍國際職員比例偏低,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一是中國國際組織人才儲備嚴重不足,這是制約聯合國系統內中國籍國際職員晉升和人數增加的最大瓶頸。聯合國對秘書處工作人員的聘用有一套嚴格的考核標準,除了品格方面的要求,對應聘人的外語(英語)水平、溝通能力和專業性都有較高要求。只有通過相關考試才能被錄用。從國內來看,目前中國合格的國際組織人才總體規模較小,數量有限,儲備嚴重不足,難以向國際組織推送足夠多的合格人才。
      這種局面的形成是有深刻原因的。一方面,國際組織職員的成長需要長時間歷練,不斷積累經驗。新中國成立后,直到1971年才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參與聯合國事務和秘書處工作的時間比較短,導致中國籍國際職員群體比較小,對國際組織人才培養和推送的經驗不足。
      另一方面,國際組織人才的培養需要長期積累和苦心經營。近年來,中國政府將國際組織人才培養工作上升到國家戰略高度,采取了一系列重大舉措,鼓勵高校加大國際組織人才培養的力度,北京大學、浙江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外交學院、北京外國語大學、上海外國語大學、上海財經大學等40多所高校專門設置了國際組織人才培養項目。但畢竟時間短,還需要不斷積累經驗,發展完善。
      而西方國家在國際組織人才培養上,大都經歷了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積淀。瑞士國際組織人才培養的重鎮——日內瓦高等國際關系與發展研究院成立于1927年,直接受到國際聯盟成立的推動。巴黎政治大學從1872年開始培養國際事務方面的外交官。
      在美國以培養國際組織人才著稱的多所名校中,喬治·華盛頓大學艾略特國際事務學院成立于1898年;喬治敦大學埃德蒙·沃爾什外交學院成立于1919年;普林斯頓大學伍德羅·威爾遜學院成立于1930年;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成立于1933年;塔夫茨大學弗萊徹學院成立于1933年;哥倫比亞大學國際公共事務學院成立于1946年;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保羅·尼采研究院成立于1950年。
      二是中國國際組織人才推送力度不夠。這既有歷史原因,也有政策原因。過去很長一段時期,我們對國際組織人才推送工作的重要性認識不足,沒有把它作為一項國家戰略來看待,而只是將其看作外交工作的一項補充。
      從政策上看,沒有制定系統的激勵措施,無法鼓勵和調動更多優秀人才加盟國際組織。近年來,這一情況得到根本改善,國家層面的國際組織人才推送機制已建立。
      三是中國公眾尤其是年輕人,對國際組織缺乏了解和認識,導致中國國際組織人才隊伍建設的基礎不夠雄厚。當前,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對國際組織和全球治理產生興趣,但相關知識的供給仍有限,亟待改善。
      2018年5月24日,在瑞典斯德哥爾摩,中國留學生在斯德哥爾摩首屆漢語文化節上演奏中國傳統樂器。
      頂層設計完善中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決策層對國際組織和國際組織人才培養重要性的認識進一步深化。
      2015年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舉行第二十七次集體學習,中央主要領導同志在講話中指出,要加強能力建設和戰略投入,加強對全球治理的理論研究,高度重視全球治理方面的人才培養。
      在2016年9月舉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五次集體學習中,中央領導同志進一步強調,參與全球治理需要一大批熟悉黨和國家方針政策、了解我國國情、具有全球視野、熟練運用外語、通曉國際規則、精通國際談判的專業人才。要加強全球治理人才隊伍建設,突破人才瓶頸,做好人才儲備,為我國參與全球治理提供有力人才支撐。
      此后,中央和國家有關部門迅速出臺相關政策和舉措,不斷加大國際組織人才培養、培訓和推送的力度,取得積極進展。
      應對之策
      當前,圍繞國際組織和全球治理話語權和規則制定權的博弈日趨激烈,更凸顯了國家對國際組織和全球治理人才的迫切需求。
      危機與機遇并存的當下,我們至少應該加強五大層面的努力。
      第一,開展國際組織人才培養和推送工作要立足長遠,保持定力,注重長期投入和積淀。不能指望畢其功于一役,或一夜之間發生根本改觀。
      第二,要堅持多層次、多渠道,有序推進國際組織人才培養和推送工作,切忌一哄而上,造成資源浪費。要處理好三方面的關系:一是點和面,要加強頂層設計,既擴大我國在重要國際組織、關鍵部門和決策層的職位,也要樹立協同作戰思想,合理調配資源,形成合力;二是近和遠,短期可以推薦、選派,長期要完善配套措施,拓展渠道,建設中高低合理配置的人才梯隊;三是官與民,在政府積極爭取的同時,充分調動高校、民間各方面的積極性和能動性,相互補充,互相支持。
      第三,加強高校之間的合作,形成合力。當前,中國越來越多的高校投入到國際組織人才培養工作中來,并已初步形成各具特色的國際組織人才培養模式。但也存在同質性高,人才培養目標定位不夠清晰、課程設置不夠合理,學生赴國際組織實習機會難找等問題。為此,高校之間需要加強橫向聯系,依托各自的特色學科,建立優勢互補的合作機制。近期可考慮建立中國高校國際組織人才培養聯盟,形成中國特色國際組織人才培養的基本理念、規范和標準。
      第四,進一步打破部門之間的藩籬,在國際組織人才推送方面,努力做到全國一盤棋。
      第五,加強傳播和研究。充分利用現代多媒體技術,在社會上開展生動活潑的國際組織知識普及和傳播工作;積極研究和借鑒他國經驗。
      (作者張海濱系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兼國際組織與國際公共政策系主任、教授,北京大學國際組織研究中心主任,中國聯合國協會常務理事)
      (來源 《環球》雜志)
      【關閉窗口】
      主辦單位: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
      京ICP備09079694號 京公網安備110401200230
      網站標識碼bm15000008                                    
      全彩18禁裸乳真人漫画无遮挡,日本十八禁黄无遮挡禁漫画免费,午夜福利无遮挡十八禁视频